杏耀娱乐
当前位置:杏耀娱乐 > 杏耀娱乐 >
私人侦探揭秘:专业调查员超2万 年收入达几十万
时间:2018年06月10日 来源:www.16ll.cn 作者:深圳私家侦探调查公司 浏览:

个剃着小平头、身穿黑马褂、戴着墨镜的青年男子推开北京天坛体育宾馆230房间破旧的木门,一股呛鼻的烟味儿飘了出来,里面20多个人齐刷刷地朝他看过来。在

这个只有20平米左右的“会议室”北墙上,挂着一条红色横幅:“调查取证技能培训班”。

民间调查公司共有2500到3000家,专业调查员在两万人以上,算上兼职和临时聘用人员会突破20万。“这一行,干好了年收入三四十万不是难事。”4月底,司法部开班培训私家侦探,并发放“全国调查取证高手”证书,其中“商账追收师”已于2006年被列为国家承认的职业列表中。

当时参与“2003中国商务调查峰会”的调查公司,基本只是小事务所,业务内容90%以上为“抓二奶”、“抓二爷”的委托。这几年业务走向高端化:商业欺诈、知识产权维护等方面成为主力业务。

隐秘的“司法部培训班”

分发给“墨镜男”的培训资料上,赫然印着:“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培训中心”和“司预培发[2008]06号”。正在讲课的老先生叫孙茂勤,是公安部门一名破案无数的老探长。培训时间自4月25日到4月28日。

屋子里坐着的16个学员,只有一个女的。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一个年轻男子,手臂粗壮,穿着一件酷似黑社会打手的绣花黑绸马褂,不停地摆弄手机,几分钟就出去接一次电话。他旁边是一个瘦弱“小个子”,几乎是把脚放到了桌子上。在他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中指上戴着一枚巨大的纯金嵌翡翠的戒指。

“我接着说安全问题。”孙老先生清了清嗓子,“你们都知道2004年调查员被打死的事情吧,用我们公安的话说,傻帽一个,他拿着照相机明目张胆地对着目标拍,能不被人打死么?”培训课程还包括,“调查取证知识与法规”、“调查取证与人权保护、隐私保护问题”、“调查取证业务管理与营销技巧”、“调查取证时面临的主要安全问题与安全预案设计及自我安全防范技巧”等。

事实上,这16个学员全部是来自全国各地“调查公司”的“法人代表”,也就是在社会上受到争议已久、神秘的“私人侦探”。

比起四年前,瞭望东方周刊《调查中国私人侦探》一文曾报道的公检法机关对于“私人侦探”不是禁止就是查处的强硬态度,现在这层“隐秘”,反倒是透露出几分说不清的“暧昧”。

“现在很多南方城市的司法部门,实际上一直跟民间的调查公司合作,当然是私下里,特别针对一些执行难的案子,调查公司做好了前期工作,法院最后按标的额的百分之几给调查公司提成。”孙茂勤说。

难道多年专业训练出来的警察,破案能力和效率还不如“野路子出身”的私家侦探么?“从办案能力上说,他们(私人侦探)没有太多优势,但他们是‘开放式破案’,不用一道一道审批,不用每次一行动就请示汇报,更不会出现因为某些疏通和干扰案子半截就‘终了’,所以从实际效率上说,有一些案子,尤其是涉及私人权利的案子,私家侦探确有优势。”

而且,在另一方面,调查员的个体素质,已不再像几年前那样绝大多数是“野路子出身”,鱼龙混杂,混混当道了。高学历高素质以及“特殊才能”的行业人才也开始加盟。

记者调查了这个培训班的学员履历,惟一的“女侦探”谭芳,1995年毕业于西南财大,专业是会计。她的丈夫王盛富与她是大学同学,毕业后谭芳进了某事业单位做会计,王盛富去了一家通讯公司,专门负责话务催收。积累了几年“催收”经验和人脉后,两年前,拜了已在业内大名鼎鼎的“江南名探”韩冰为师,干上了“私家侦探”一行,主攻“商账追收。”谭芳不久也随丈夫“下了海”,两人注册了一个调查公司。

“这两年,很多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尤其是学法律专业的,因为‘夭折’在国家司法考试,最终选择投身私家侦探行业,一来他们有文化知识和理解能力上的优势,二来这个职业也可以给他们带来丰厚的收益,这对毕业生来说,是一个风险与收益并重的选择。”韩冰对他们夫妻的评价甚高,称他们为“高素质人才”。而韩冰本人,干了半辈子公安,曾做过刑警大队的队长。

事实上,除了高学历人才,像韩冰这种身负“特殊履历”者更是举不胜举。一个颇具代表性的,就是前面说到的“小个子”,他的真名叫浩然。1978年出生,原来是重庆市散打队队员。一身靠得住的硬功夫和出色的车技让他在行业内颇为抢手。

“我们现在做这行的差不多80%以上的调查员,都曾不同程度供职过公检法机关或者特定信息采集部门。”中国侦探网总裁付树民对记者说。付树民自己在入行前,在检察院干了半辈子,“私底下,大家都很熟悉,都是些老同事,老同学,老朋友,老关系。”

随着“谁主张,谁举证”这一司法原则的强化,能否搜集到有力的证据,成为民事诉讼胜败的关键。目前,人们的调查取证意识虽然增强了,但搜集、保存和运用证据的能力还较弱,许多当事人往往只好委托律师或其他调查取证人员进行调查取证,因此商务、民事类调查取证的需求越来越大。

代号“思明”的张某算是四川一带的“私人名探”,他创办的福尔摩思调查公司曾协助当地有关部门破获数桩大案。“思明”对记者说,他的公司业务量近年增长非常快,其中大多数业务来源于大型知名企业,目前已经处于饱和状态。

瞭望东方周刊《调查中国“私人侦探”》一稿曾提及,当时参与“2003中国商务调查峰会”的调查公司,基本只是少则几人、多则十几人的小事务所,业务内容90%以上为“抓二奶”、“抓二爷”的委托。

律师李长旭透露说,四年多来,他们每年的业务增长量在100%以上。而且,基本上以公司业务和知识产权打假为主营业务范围。“原因有两点,一是公司越来越多地寻求调查公司的协助。二是国人意识发生变化,开始懂得要维权,市场表象发生了变化。”

当年带着“中国侦探网”“雏形”参会的付树民,如今已是“中国侦探网”总裁,他漂亮宽敞的办公室设在沈阳市政府的办公大楼里。“这几年业务走向高端化。商业欺诈、知识产权维护等方面成为主力业务。老实说,高端业务的钱更好赚。而且,国人法律意识增强了,市场需求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