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私家侦探调查
私家女侦探调查使用美人计 学外语出身曾做模特
时间:2018年06月10日 来源:www.16ll.cn 作者:深圳私家侦探调查公司 浏览:

私家女侦探使用美人计调查做过模特学外语出身

  观察“敌情”

  电影中“女侦探”的经典造型:冷艳、性感而妩媚、一袭黑色紧身衣、一抹若隐若现的微笑中利落地掏出手枪……当形形色色的以“信息调查公司”为名的私家侦探所在长春异军突起时,女侦探成了这些特殊人群中备受瞩目的人。按照广告上的联系电话,记者联系了6家调查公司,但是对方均以时间紧、调查员不方便见面之类的理由拒绝了采访。3月17日,经过熟人的引见,记者费尽周折,终于与吉林省首位女侦探零距离接触。

  做过模特外语学院毕业

  3月19日10时许,记者来到了长春市香格里拉饭店附近的一家信息调查公司。公司经理是位老公安,他打了一个电话,约20分钟后,一个长相清秀,身高1.7米左右的女孩走了进来。“你叫她萧潇吧,她就是吉林省第一个女调查员。”经理介绍说。

  “这个一笑两眼弯弯的女孩就是女侦探?”记者心里泛起了嘀咕。

  萧潇说,她现在手头有两个案子,一个是找人,另一个是婚外恋调查。

  “能忙过来吗?”记者问。

  萧潇打开了电脑,说:“不冲突,婚外恋(调查)一般都是中午或下班时间出去,平时有一个人盯着就行。这个时间我要上网找人。”

  萧潇打开了OICQ,调好视频,敲了一串密码后又轻松地进入某大学校园网站。

  一会儿工夫,萧潇秀美的面容就吸引了十几名网友,萧潇双手飞快地敲击着键盘,脸上带着微笑,中英文交替与他们聊得火热。记者注意到,她桌子上面的毕业照写着:广州外语学院毕业留念。萧潇笑着说:“我学的是英语专业,上学时根本没想过做这个!”经理拿出萧潇厚厚的一摞简历告诉记者:“萧潇虽然不是公安‘科班’出身,但反应灵敏、能及时应对各种突发情况。而且她在16岁时做过模特,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调查对象的信任。”

  扮什么像什么

  “我的外表还挺有迷惑性吧!”萧潇得意地说:“这个案子的委托人是一名江苏的大学生,他和一个老乡在火车上分手时拿错了银行卡,里面有5000多元学费。我只知道他的老乡在吉林大学学习过,在网上以他妹妹的身份寻找。”在网上聊了近两个小时,萧潇没有找到想要的信息。

  12时许,记者随着萧潇坐306路车到了吉大,萧潇背上了双肩书包,把头发扎上利落的“马尾”,然后穿梭在校园内的各个角落,向老师、学生询问着。经过近3个小时的“打探”,颇费一番周折后,萧潇终于得到了她要调查人的联系方式,这份惊人的亲和力让记者佩服不已。记者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萧潇经过“包装”后,可以轻易地混迹于街上任何一个角落:无论是咖啡厅里的忧郁女郎还是对面的邻家小妹……

  拿到了资料的萧潇滔滔不绝地讲起自己的经历:“为了接近调查对象,我常要扮成各种身份。我从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警察,去年外语学校将毕业时,一些意外的原因使我回到长春,没有如愿当上‘警花’,我一直耿耿于怀。”2003年3月,萧潇和朋友聊天时得知“信息调查员”这个职业时,就加入了公司开始培训,法律知识、驾车、摄影、跟踪、反侦察……大约一个月之后,聪明的萧潇顺利通过各项考核,成为吉林省第一个女调查员。

  调查中使用“美人计”

  回到调查所,萧潇开始拨打资料上的电话,对方停机。在短暂的低落之后,她又打开了OICQ,两眼紧紧盯着屏幕,“我就不信找不到你!”萧潇自言自语。

  “调查员的工作是不是十分危险、刺激?”记者问萧潇。

  “你一定是电视剧看多了”,萧潇说,“调查员的工作与电影里的不一样。真正工作起来发现危险并没有那么多,时间长了感觉很平淡,完全没有了入行时的神秘感。”她得意地告诉记者:“我最有利的武器是:智慧、微笑、嘴甜、软磨硬泡。现在因为工作需要,撒谎的本事也越发高明。”说完,她自己也禁不住笑起来。

  萧潇拿出了一名中年男子的全身照,说:“晚上咱们要去接班‘盯’这个人,他的妻子委托咱们跟踪他,记录下10天的生活情况交给委托人,咱们就算完成任务。”萧潇是“民事调查组”的负责人,受理的多是女当事人要求查证自己丈夫的忠诚度。从2004年8月至今,萧潇已经接手了十余个这样的案子了,其中多数都是妻子委托调查丈夫。

  今年1月,一位委托人急匆匆跑来,请萧潇调查自己的丈夫是否有外遇。经过一周每天24小时的调查后,萧潇发现委托人的丈夫生活十分有规律,且没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可委托人就是不相信,让萧潇“加大力度”,无奈,萧潇乔装后到被调查人经营的汽车配件销售部里打工,并瞧准机会使用“美人计”向对方发起了攻势,没想到被对方拒绝了。

  跟踪时最大难题是“方便”

  在随萧潇“办案”的时候,记者发现她很少喝水。萧潇的解释是:工作时经常遇到当事人不配合等困难,但最难的、也最经常遇到的是跟踪期间想“方便”却找不到厕所。

  2003年5月,萧潇接到一个棘手的案子,委托人让她帮忙找一个十多年未见的朋友于某,提供的信息只有于某父母的20年前的住址:长春市普阳公社。经过近一个月的调查,萧潇费尽周折地找到了于某已经过世的父母在翔运街的新家。软磨硬泡后,于某的继母给了她于某姐姐的电话,继而找到了于某的家。

  但随后,在等待于某出现的十多天里,萧潇遇到了难题:于某家楼附近没有公厕,甚至连对外营业的酒店、宾馆都没有。萧潇只能尽量少喝水,减少上厕所的次数,内急时就跑到最近的一家食杂店买点东西,然后借用厕所。

  扮“吧”女遭遇尴尬

  “今天是周末,应重点‘做’一下他的活动情装饰品。”17时许,萧潇给组里的3名女孩开会,用“行话”交待着工作:“咱们做事前先把问题想到最糟,作最坏的打算,然后再一一列出解决的方案。作为一个民事组的女调查员,我们遇到危险的几率很低,无论什么情况我们都不能怕。”

  话虽这么说,有时候一些难言的尴尬也会她束手无策。吃过晚饭,萧潇给自己化了浓妆,盘起头发,手里拎着个小包扭着腰肢走进了桂林路某酒吧。萧潇说,这个调查对象经常在这个时候到这个酒吧,所以她到这里“实习”酒水推销员。30分钟后,记者以顾客的身份走进酒吧,身穿银色短裙的萧潇正在酒吧的一个角落里推销,等待调查对象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