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私家侦探调查
私人侦探”郑凡(组图)
时间:2018年06月11日 来源:www.16ll.cn 作者:深圳私家侦探调查公司 浏览:

在公共场所调查“取证”

在公共场所调查“取证”

观察调查对象

观察调查对象

跟踪第三者和出轨男进入住宅小区

跟踪第三者和出轨男进入住宅小区

郑凡在办公室接待来访求助者

郑凡在办公室接待来访求助者

以看报纸作掩护,蹲点调查

以看报纸作掩护,蹲点调查


  羊城晚报记者 赵鹏

  “郑先生,我给你50万元,你能不能用硫酸给我毁了那‘小三’的容。”一位香港富婆愤怒而无奈,丈夫有了外遇,她只想找小三“报仇”。她口中的郑先生,叫郑凡。

  最近,《爱的CEO:婚姻侦探郑凡给女人的爱情圣经》出版,书的腰封上有这么一段独白:“我是郑凡,中国婚姻侦探第一人,曾成功化解6500多个家庭矛盾;劝退第三者成功率高达97%。”

  4月11日,记者采访了郑凡,听他讲述当“私人侦探”十二年来的故事和感悟……

  壹

  任何时候考婚姻法,我都能拿到90分以上

  在郑凡的《委托须知》里,有这么两条:一、因“民间调查”尚属边缘行业;郑凡亦无法预料其中风险与变数;尚需一笔花费,提醒您委托前务必“三思而后行”。二、本人拒绝受理查询他人合法隐私信息的委托,所有调查行为均以法律为底线。

  郑凡说自己并不认同“私人侦探”这个称谓。“一提到侦探,大家就觉得很神秘,再加上私人两个字,就更加神秘了。其实我的工作一点都不神秘,不外乎跟踪、蹲点、偷拍、录像、接近被调查人等等。我的工作其实就是‘民间调查’,而工作的主要内容是化解婚外情。”

  把自己的工作定位为“民间调查”,对于郑凡来说,实在是一种很无奈的事情。我国法律规定,只有公安机关,检察院等司法机关才有调查权,“民间调查”本来就是不合法的。

  “但‘民间调查’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行业,它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有市场,我每天都能接到20多个咨询电话,50多封咨询邮件,可见这个行业的市场有多大。我们甚至跟律师都有合作。但是现在我们这个行业的地位仍然很尴尬,在法律上,‘民间调查’仍然是非法的。”

  在工作过程中,郑凡难免要踩到法律的边界上,因为跟踪、偷拍都是违法的。郑凡并不讳言自己的一些行为会违法,但他强调,违法归违法,但是他的所作所为绝对不会构成犯罪。

  “比如我跟踪被调查人,到了她(他)的楼下,我们就不继续跟踪了,而是会告诉委托人,‘小三’就在这个小区里。我很了解犯罪的界线到底在哪里,如果为了抓小三,我破门而入,就是犯罪了,我不会干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

  走在法律的边缘而不触碰到这根红线,跟郑凡的法律知识储备和从业经验有关。1993年毕业那会儿,因为在学校表现出色,他被学校推荐进入司法系统工作,一年实习期结束即将转正的时候,他却辞职了。

  他说:“每月450元的工资,朝九晚五的公务员生活,打杂跑腿的琐事,都让我坐不住,有种大材小用的感觉。”辞职之后,他到深圳打拼,做过公司网站商务代表,也当过3年左右的律师。

  直到2000年8月,他开办了自己的“私人侦探”公司。跟别的私人侦探公司不一样,公司从开办起就专攻婚外情调查和化解。这么多年下来,他接受过的正式的委托粗略统计一下已经达到1000到1200宗了。十二年间向他咨询的人数更是不下一万。

  他自信地告诉记者:“不管是在任何时候考我婚姻法,我都能拿到90分以上。”对婚姻法的熟悉和对法律的敬畏,才让他定下了那两条雷打不动的“委托须知”。

  他说:“做‘私人侦探’这一行,本来就是违法的,这十多年来,我的工作几乎每天都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

  贰

  因为女友的背叛,

  他成了“私人侦探”

  1999年,当时正在深圳打拼的郑凡在网络认识了四川女孩小玲(化名)。整整半年时间,除了工作,郑凡最开心的就是和小玲网聊。半年后,小玲辞掉了四川老家的工作,来到深圳找郑凡。

  一年后,他和小玲的感情逐渐发生了变化。2000年时,郑凡入股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面临倒闭。而一直迷恋网络的小玲,却变得越来越热衷于参加网友聚会,并且每到周末都以去朋友家住等借口不回家。

  小玲这种变化让郑凡有了疑虑,两人争吵的次数也多了起来。每次吵架之后小玲都会摔门而去,几天不回家。为了弄清楚小玲老不回家的原因,郑凡开始着手调查。

  “她的手机号码是刚来深圳时我去办的,我知道密码,才能调出她那段时间的通话清单,找到了一个和她频繁联系的电话。”郑凡说,他用手机短信获取了对方的QQ号码,以假身份与对方聊天后,才知道小玲早已另投他人怀抱。

  而当他拿着证据找到小玲时,她竟然毫不辩驳地承认了自己的出轨,之后就收拾衣物一声不响地离开了郑凡。女友的背叛,让郑凡的心情跌落谷底。

  他很珍惜这段感情,为了找到小玲挽回感情,他找到一家私人侦探公司,委托其寻找小玲的下落。在那家私人侦探公司里,郑凡遇到了一个比他更不幸的女孩。

  这个女孩的男友不但消失不见,还带走了她6万块钱。听了这个女孩可怜的遭遇,他把找寻小玲的事情暂时搁置了起来,开始帮助这名女孩寻找男友。

  出人意料的是,侦探公司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的人,居然让郑凡给找到了。女孩跟男友见面,解开了心结。这个过程,郑凡敏捷的思维和出色的口头表达能力,都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

  私人侦探公司的老板看中了郑凡,拍着他的肩膀说:“你小子不错,有天赋。女朋友也不要找了,就在我手下干吧,以后不怕找不到好女孩。”就这样,郑凡成了一名“私人侦探”,并第一次接触到了私人侦探公司。女友的背叛,也让他变得特别憎恶婚外情。

  叁

  委托人大多不理性,而我时刻要保持理性

  郑凡开始在这家他曾委托过的私人侦探公司兼职。一次,他出去跟一个单,客户是一名遭遇婚外情的女性。一番沟通后,女客户非常信任郑凡,并答应委托其公司调查老公出轨一事。

  最终客户支付给私人侦探公司2000元,而郑凡只拿到了200元。他觉得所有的工作都由他做了,而公司却拿走了报酬的90%,太不值了,于是闪出了“自立门户”的念头。3个月后,他开始自办调查公司,一个人单挑独干。

  郑凡的私人侦探公司至今已从默默无闻到小有名气。公司慢慢做大了,还建立了自己的网站,他招兵买马,不再单枪匹马地工作。现在,他每天几乎都是在接电话、看邮件、接待委托人、外出调查中度过。

  “现在我每天新接到的咨询电话能有20多个,邮箱里能收到50多封第一次咨询的邮件。每个月最少能接到15单新的委托,最多的时候每个月50多单委托。”郑凡在向记者讲述这些的时候,语气中带有掩饰不住的高兴。

  十二年来,郑凡处理过的1000余宗委托,90%以上是婚外情调查,不到10%是其他的情感调查。通常一起婚外情委托的调查周期在30到45天左右,在深圳做一次婚外情调查的费用至少在1万元以上。

  调查委托多了,接触的委托人就多,接触的“小三”也多。出于对第三者的愤恨,委托人常会向郑凡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本文开始提到的那位香港富婆,就拿出50万元人民币,让他去泼硫酸毁“小三”的容。面对这样的委托人,郑凡总是耐心地劝解。

  “我在调查中坚持不触犯法律,不违背道德,不伤害任何一方的原则。因此很多时候,在面对怒火中烧的委托人提出的不合理要求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在法律问题上他总是很谨慎,用他自己的话形容就是“如同行走在地雷阵里”,他清楚地雷埋在哪儿,不会以身犯险。

  2010年,广州一个小有成就的女老板找到他,让他帮忙对丈夫的外遇进行取证。这位精明干练的女老板很早就发现了丈夫在外面有女人,她告诉郑凡,这名“小三”是外地人,每年广交会的时候都会来广州跟她丈夫碰面,通常会住在某某宾馆。

  女老板称自己跟这家宾馆的经理很熟,她让郑凡去丈夫与“小三”的房间安装摄像头拍摄两人的一举一动,“他们住10天你就给我拍10天!”郑凡当即就拒绝了她的要求。后来他解释道:

  “在别人房间安装摄像头偷拍的行为不仅是不道德的,而且触犯法律,是犯罪行为。如果你真的想离婚,偷拍的视频和照片没有法律效力,即使法庭采纳了你的证据,也只能说明你丈夫是有‘婚外性’而不是‘婚外情’,‘婚外性’是构不成离婚理由的。”

  郑凡对记者说,他接到的委托,60%以上都出现过这样的情形。一方面是委托人不懂法律;另一方面是她们真的被“小三”气昏了头,无法冷静。

  “委托人不理性,我自己要保持理性。我不可能因为别人的婚外情而去充当委托人的打手。否则,我早就被抓进监狱了。”郑凡半开玩笑地说。

  肆

  我不是“二奶杀手”

  我会跟“小三”交朋友

  郑凡的婚外情调查做得有声有色,各地的委托者慕名而来。过去的业务范围仅仅局限在广东省内,而现在北京、上海的委托更为大宗。来自西部的成都、重庆和南宁的委托也逐渐增多。

  名气的提升让郑凡的名字时不时地会出现在媒体上,有媒体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二奶杀手”。郑凡说,他并不认同这个“称号”。“虽然对于‘小三’,我有一种职业上的厌恶,但在工作中,我还是会跟‘小三’交朋友的。” 二奶杀手’这个词,一上来就把我跟‘小三’放到了对立面上,假如一开始我就跟‘小三’针锋相对,那她就不会听我的劝告,反而会更加厌恶我,我对‘小三’的劝退率也不会这么高了。”

  “我从一开始就把‘小三’看做跟我,跟男人,跟原配,跟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个体。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小三’,也没有人就心甘情愿做‘小三’。只有跟‘小三’平等地对话,你才能进入她的内心,才能化解她的心结。”

  为了跟“小三”交朋友,郑凡通常是先慢慢接近“小三”的朋友,再通过“小三”的朋友去接触事件的主人公。经过几次交往,取得“小三”的信任之后,才慢慢跟她说“正事儿”。

  在这个时候,“小三”也比较愿意敞开心扉跟郑凡倾诉,郑凡自学的婚姻家庭心理学也派上了用场。从2007年开始,郑凡就自学心理学。2011年,他拿到了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的婚姻家庭心理学硕士学位。

  在广州,有一名80后女硕士,毕业后就做了一个有钱人的小三,她一个人住在清远的别墅里。说是住,其实是躲在那里,因为她要为这个男人生孩子。

  自从被包养之后,这名女硕士就一直没开心过,她切断了跟外界的一切联系,也不敢回家,家里人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外面干什么,连最疼她的爷爷去世,这名“小三”也没敢回老家。

  郑凡从第一次跟她聊天开始,她几乎聊一次就哭一次。后来这名“小三”在他的劝说下离开了这个男人。郑凡说,虽然“小三”的行为不道德,但很多时候,“小三”也是受害者。

  他还发现了最近出现的两个趋势:“三高小三”越来越多,“90后小三”越来越多。“三高”是学历高、收入高、情商高。情商高就特别会取悦男人。而“90后小三”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特别自我。

  这两类的“小三”,已经不同于过去只为钱的“职业二奶”,她们更多是打着爱情的旗号跟已婚男人在一起,大部分都愿意为男人生孩子,她们更难劝退。有些人真的是很喜欢这个已婚男人,在与她们交流时只能从感情上突破。

  郑凡给记者讲了一个江苏“90后小三”的案例。这名90后女孩,在逛街的时候看到男人跟原配坐在车里,她奔过去就把原配从车里往外拉,并嚷道:“你凭什么坐我老公的车?”

  伍

  很多时候,原配要向“小三”学习

  从2000年8月郑凡从事婚外情调查开始,每年收到的婚外情调查咨委托都在增长。曾有深圳媒体采访郑凡,让郑凡用最短的字句来形容现在的出轨现象。他不假思索地就说出了四个字:泛滥成灾!

  后来,深圳妇联的领导在接受采访时说郑凡用的这四个字过于夸张。但不管怎样,婚外情确实已经成为婚姻的头号杀手。

  很多女人都认为选老公如同选股票,事业有成的男人是“绩优股”,是“女股民”追捧的对象。这样的“绩优股”通常已经成家立业,受到“内部人”的控制。

  但“内部人”的“控股”地位并不稳固,经常面临“第三者”的恶意“收购”从而失去“控股权”。之所以“控股”地位不稳固,主要是这些“内部人”不懂得怎样经营这只“绩优股”。郑凡说:

  “很多时候,原配要向小三学习。在很多家庭中,妻子虽然付出很多,但她充其量只是丈夫的‘保姆’,有些妻子认为只要会带孩子,伺候丈夫饮食起居,侍奉公婆就能拴住男人的心,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观念。更多时候,妻子要懂得经营爱情。


  男人和女人对爱情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女人渴望被呵护,被关心;而男人则需要被尊重,被崇拜。很多妻子在结婚以后就很少称赞丈夫,而是经常说丈夫这个不行,那个不如别人,很容易让丈夫厌烦。

  这个时候,‘小三’就会有机可乘。‘小三’拴住男人心的方式其实很简单,就是让这个男人感觉自己很伟大。”

  “婚姻不应该是爱情的坟墓,婚姻中的女人更应该懂得经营爱情。这样才能让婚姻长久,美满。”这是作为婚姻家庭心理学硕士的郑凡,在采访结束之前给已婚女性的忠告。

  追记

  采访的当天晚上,郑凡在邮件里告知记者,正是记者下午的一个电话,让正在带人跟踪一个逛商场的“小三”的他,很好地“伪装”了自己。

  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