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私家侦探调查
私人调查公司已形成黑色产业链(图)
时间:2018年06月11日 来源:www.16ll.cn 作者:深圳私家侦探调查公司 浏览:

户籍底卡、常住人口、车辆基本信息都能查,跟踪密拍一天200元。近日,又一名“私家侦探”代某被海淀检察院提起公诉。

代某今年35岁,他表示,自己从2008年才开始从朋友手里接手这家“永诚商务调查公司”并开始单干,平均每个月能达到5000元左右的收入。为了提高自己“公司”的知名度,2009年代某还曾花钱在百度网上做过广告,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仅在百度上交纳的管理费、点击费就达到1万5千余元。

按照代某的描述,他不过是“私人调查”这条产业链的终端链。他在网上发布广告、招揽业务,并从客户那里取得被调查“目标”的姓名、住址、车号等信息。而调取通话记录和户籍底卡等个人信息、DV跟踪密拍等“技术工作”,代某只需要上网“找人”来做即可。一般从网上买来一条个人户籍底卡信息,只需50元至100元,代某再“转手”以每条500元的价格出售给客户。

跟拍也是一样,网上有人专门用DV帮人摄像,代某和对方联系上后,对方负责带着DV对被调查人进行拍摄,如果委托人需要这些照片或者录像,代某再打电话联系网上的人,向他们索取照片和影像。一般跟踪密拍是200元一天,调查单活儿收费3000元。由于涉嫌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代某触犯了《刑法》,将面临法律的制裁。

释案

就私人调查对公民隐私权保护的挑战问题,国鹏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李宁、张皆娜分析说,当下,网络上许多“私人侦探”广告宣称,可以提供包括户籍信息、车辆基本信息、通话记录等在内的各类个人信息,以及提供跟踪密拍等业务。个人信息被泄露似乎已不是新鲜事,在户籍登记、就医、消费、储蓄、通讯等日常生活中,越来越多的个人信息被收集,然而越来越多的个人信息没有得到周全保护而被泄露,个人信息的安全不免令人顾虑和担忧。泄露和非法取得个人信息,并将其作为标的进行交易的行为不仅威胁公民个人信息安全,造成妨害公民私生活安宁的后果,甚至可能成为不法分子进行诈骗、敲诈勒索等犯罪的工具,给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带来隐患。

针对“私人侦探”,公安部曾于1993年发布《关于禁止开设私人侦探所性质的民间机构的通知》,明确规定:“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开办各种形式的‘民事事务调查所’、‘安全事务调查所’等私人侦探所性质的民间机构……禁止以更换名称、变换方式等形式,继续开展类似业务。”然而近年来私人调查在潜滋暗长地发展着,出现了大量打着咨询公司名号,以提供商务安全咨询、商业信用信息、市场维权信息为名,实际上却从事着私人调查业务的公司和个人。一些“私人侦探”与个人信息持有者或其从业人员秘密接触,通过不正当的渠道和关系,或利用DV拍摄、窃听、手机定位、安装跟踪器等高科技手段,非法获取他人的个人隐私信息转卖,从中牟利。一些侦探业务并不由承揽者亲自完成,而是由其雇佣其他人员进行。在私人调查需求的推动下,个人隐私信息购买者、“私人侦探”及其雇佣人员,个人信息持有者通过业务委托、信息采集和转让交易,共同催生了私人调查产业链,该灰色产业链的形成无疑构成了对隐私权保护的一个重大威胁。由此便引发了公民隐私权法律保护的话题。

那么,我国现行法律对公民隐私权是如何保护的呢?

隐私权作为一种基本人格权利,是指公民享有的私生活安宁与私人信息依法受到保护,不被他人非法侵扰、知悉、搜集、利用和公开的一种人格权。公民个人信息资料,包括姓名、年龄、职业、户籍、家庭状况、收入等是公民隐私的一部分,是应受宪法和法律保护的人格权的一部分。

我国现行立法采取间接、分散的立法方式,形成了一个多层面的隐私权法律保护体系,近期有关隐私权的立法也在不断深入,隐私权的法律保护体系在持续完善。

我国《宪法》对公民隐私权不容侵犯给予了间接确认,第三十九条、四十条分别规定了公民的住宅和通信自由、通信秘密受法律保护。

从现行民事法律对隐私权的保护规定来看,《民法通则》及相关司法解释并没有将隐私权作为一项独立的权利加以规范,而把对隐私权的保护纳入到名誉权的范围内。《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同时在该条第二款中明确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隐私权。该条规定明确将隐私权作为受保护的民事权益,意味着假设私人调查等行为导致个人信息泄露或私生活受侵扰,构成对公民隐私权的侵犯,被侵权人即可依据《侵权责任法》之规定要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具体包括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赔偿损失、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等若干方式。

从行政法角度,2008年5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四条第四款规定“行政机关不得公开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

从刑事立法上看,我国《刑法》对严重侵犯公民隐私的行为,特别是侵犯个人信息的犯罪行为予以打击和制裁。2009年2月28日公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对《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进行了补充,规定了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罪名。具体是指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构成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则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该款的规定处罚。此外,私人调查行为还可能涉及非法侵入住宅罪(《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和侵犯通信自由罪(《刑法》第二百五十二条)等罪名。

由此可见,私人调查行为或其他侵犯公民隐私的行为,一旦构成对公民个人信息的泄露和出卖,相关责任单位、责任人作为侵权主体将可能承担民事侵权责任,构成犯罪的还将受到刑事法律的追究。

点评

诸如因私人调查等行为引起个人信息泄露和被出卖,令个人隐私变成一部分人牟利的资源,如何保护个人隐私信息,已经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

因此,提高个人隐私的自我保护意识,不随意留下个人信息供“私人侦探”搜集,是杜绝个人信息泄露的重要方法。

对于违反内控管理制度和行业自律守则,造成公民个人隐私信息被泄露和出卖的相关责任主体,应当视其行为的严重程度给予内部追责,同时,对构成民事侵权或刑事犯罪的,应承担相应民事及刑事责任。

目前,在涉及婚外情的离婚纠纷等诉讼案件中,一些当事人为了调查不利于对方的证据,便雇佣“私人侦探”进行调查取证,“私人侦探”通过隐蔽拍摄等手段制作的影像资料,供当事人作为证据使用。